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竞争.是人类社会发展与进步的唯一动力!

{想是银.行是金}商人的内涵:思想者.冒险家的复合体!

 
 
 

日志

 
 
关于我

商人,专业做库存积压物资.包括:服装.文具.五金工具.香皂.洗衣皂,牙膏........供应东北三省市场{MBA智库百科http://wiki.mbalib.com/}《哈佛商业评论》 {利基利润的秘密}{中国快速消费品网}{ 犹太网}{犹太人赚钱网}{犹太论坛 }{世界犹太网}{走 进 以 色 列}《犹太商人发迹史》 《数字商业时代》 《世界博览》《现代营销·经营版》《金融时报》{国际先驱论坛报}{经济学家}《创造学》学习训练提高网络版

网易考拉推荐

普鲁士与铁血宰相俾斯麦  

2014-01-02 18:20:17|  分类: 德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862年9月,俾斯麦担任首相之职时,正是普鲁士军事力量处于上升时期,这正好为他的铁血政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俾斯麦深知,议会里的资产阶级议员有着很强的软弱性,没有勇气对抗政府,所以,为了更有效地实行“铁血政策”,他干脆一脚踢开议会,在议会指控政府“违背宪法”的情况下,他不但不害怕,反而公开表示:“冲突在所难免,在冲突中最有力量的方面,一定获胜!”同时,他还知道,一旦自己的“铁血政策”得到最后胜利,取得了全德的统一,那么,这些叽叽喳喳的资产阶级议员就会立刻拜倒在他的面前。俾斯麦“铁血政策”的第一步,就是向丹麦进攻。

  1863年末,丹麦合并了属德意志邦联的施列斯维希和霍尔施泰因。次年初,俾斯麦以此为由对丹麦作战。奥地利亦随之参战。丹麦以4万士兵对6万联军,结果战败。普鲁士得到了施勒斯维希。奥地利也得到了霍尔施泰因。“铁血政策”的第二步,就是挑起对奥地利的战争。打败丹麦后,俾斯麦调转枪口,对准了奥地利。但打败奥地利并不象打败丹麦那样容易。于是俾斯麦先联合意大利,意大利因在威尼斯地区与奥地利有严重冲突,所以马上答应了普鲁士的请求,双方结成反奥联盟。然后,俾斯麦三次亲往法国,假意许诺拿破仑三世,打败奥地利后,让法国得到一份领土报酬。这样,稳住了法国。做好了这些后,俾斯麦一再挑起摩擦,要求奥地利将不久前从丹麦手中得到的霍尔施泰因让给普鲁士,同时提出改革德意志联邦法案,以期排除奥地利在整个德意志的影响。奥地利当然不答应,于是就联合不少德意志小邦反对普鲁士。普奥战争爆发。

  1866年6月,奥军28万人对付普军25万人,7月3日,双方主力集结于萨多瓦村附近展开决战,俾斯麦下决心一举击溃奥军,并自带毒药,准备一旦失败就服毒自杀!结果,普军获胜。10天后,普军逼近奥地利都城维也纳。在包括国王在内的多数人提议一举攻入奥都维也纳时,实际而有政治远见的俾斯麦拼命抵制,他估计到法俄会出面干预,另外,他一旦和奥地利签订宽松条约,那么未来奥可能成为德潜在盟友。果然,拿破仑三世出面进行了调停,双方达成协议。奥地利被迫宣布退出德意志。这样,普鲁士就统一了德国整个北部和中部地区,建立北德意志联邦。这时只有德意志南部紧邻法国的四个邦国(巴登、符腾堡、巴伐利亚、黑森-达姆施塔特)仍旧保持着独立。俾斯麦想兼并这四个邦国,但他知道,法国一定会干预,导致德国的统一难以实现。所以,俾斯麦“铁血政策”的第三步,就是进行普法战争,打败法国。在1870年,以"埃姆斯电报"事件为导火索,普法战争爆发.普军大获全胜。普鲁士军队开进巴黎附近的凡尔赛,并在凡尔赛宫,宣布以普鲁士为首的德意志帝国成立。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为德意志帝国皇帝,俾斯麦为帝国宰相。德意志的统一最终实现。这就是“铁血宰相”俾斯麦的“铁血政策”,他采用这种政策,终于使德国走上统一。

  统一后,俾斯麦一方面对内以军工业为主导发展经济,并同时颁布《五月法令》挤压以中央党为代表的天主教的势力,颁布《非常法》镇压无产阶级与社会主义者极其政党社会民主党。同时,他也领导建立了世界第一个社会福利系统.另一方面对外展开"均势外交",维护欧洲的相对和平以利于德国发展。威廉二世上台后,二人发生严重冲突。在互相鄙视的情况下,俾斯麦于1890年被迫辞职。1898年7月30日去世。

  延伸阅读:俾斯麦政府的对内政策(节选)来源:《德国史纲》 作者:孙炳辉 郑寅达 出版社: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普鲁士的统一德意志,并不能完全制服各邦的分离势力。例如以北德联邦宪法为基础的帝国宪法,在巴伐利亚遭到公开的抵制。巴伐利亚宪法关于定居和结婚的条文规定:巴伐利亚国民在普鲁士或萨克森结婚,如果没有得到巴伐利亚国王批准,将来他的婚生子女在巴境内将被视为私生子女。由于罗马教廷把普鲁士这个领导着德意志的霸主视为新教国家,担心随着普鲁士——德意志国家政权的集中和增强会削弱教会的政治影响。早在北德意志联邦成立的时候,各教会报纸就对普鲁士统一德意志大唱反调。从70年代起,巴伐利亚、符腾堡、巴登等的分离主义者,还有波兰和阿尔萨斯的天主教徒聚集在天主教中央党的周围,与帝国政府作梗。1871年3月,中央党在刚刚开幕的帝国议会上提出:帝国政治应该支持梵蒂冈教皇庇护九世。实质上是要新教的德国屈从于罗马天主教,败坏普鲁士的声望。12月,巴伐利亚教士公开在布道时攻击俾斯麦的政策。天主教会青年运动成员库尔曼甚至刺杀俾斯麦(未遂)。

  天主教中央党的反对活动,使俾斯麦大为恼怒。不过,俾斯麦并不感情用事,他敏感到:天主教的反对活动带有复杂的国际、国内背景,是对刚建立起来的普鲁士德意志帝国的极大威胁。他要利用对天主教的斗争来巩固帝国的统治。

  1871年6月19日,《十字报》秉承首相旨意,撰文对天主教“宣战”,声言帝国政府将不仅仅局限于防御,而且将转入对内对外的反抗。这意味着,不仅中央党,就连罗马教廷本身都将成为攻击的对象。7月初,俾斯麦取消普鲁士文化部的“天主教处”。当中央党领袖对此大加责备时,俾斯麦尖刻地驳斥道:不可能把国家分割成“每个教派都将分得一定份额的各个教区”。鉴于耶稣会会士在东普鲁士学校提倡波兰文化及阿尔萨斯—洛林的神父支持其信徒反对普鲁士的统治,11月,俾斯麦采取决定性的步骤,公布法令:把一切学校,包括私立的教会学校在内,都置于国家监督之下,学监应特别注意天主教学校的宗教课。12月,颁布帝国法令,规定教士如在教堂中谈论国事,就应受逮捕或监禁的处分。1872年初,反俾斯麦教会政策的温和保守派人士,普鲁士文化大臣海因里斯·冯·米勒被撤职,继任者为仇视天主教的自由理性主义者阿达尔贝特·法尔克。6月,取缔耶稣会,并采取强硬措施,逮捕科隆和波森大主教及其两个辖区的主教,撤掉了1300个教区的教士。1873年5月,颁布四项反教权法令,规定教士必须在国立大学学习,以作为从事这项职业的准备,国家对教士的授职有否定权。

  1874年12月,俾斯麦在帝国国会作了六次长篇演说,以挑衅的口吻迫使中央党应战。1875年5月,进而颁布法令,规定一切教团和类似教团的团体都在取缔之列。俾斯麦反教权主义的斗争,获得了资产阶级的支持。民族自由党人鲁道夫·菲肖夫甚至把俾斯麦和教会的斗争冠之以“文化斗争”的美名,称这是两种不同的人生观和世界观的搏斗。俾斯麦对这种掩盖其真实目的的称谓格外赞赏。于是,在德意志帝国成立初期发生的这场俾斯麦政府与中央党的斗争便以“文化斗争”载入史册。其实,它与“文化”毫无关系。这是在“为世俗文化而斗争”的幌子下所进行的普鲁士容克统治帝国和反普鲁士容克统治的斗争,是普鲁士强邦与西南中小邦争夺德意志的权力之争。威廉·李卜克内西说道:中央党反俾斯麦政府“仅仅是为了在进行阶级统治时争得应有的一份而同帝国政府争吵”;“俾斯麦想把普鲁士大兵尖顶帽戴到天国宪兵的头上,可是天国宪兵更多地只是想把这笔生意记在自己账下。”但由于普鲁士的统一德意志是反映着历史发展的趋势,因此这种斗争又一定程度上带有统一与分裂、进步与倒退的性质。

  到70年代后半期,由于内外形势的变化,迫使俾斯麦将这场“文化斗争”草草收场。1875年俾斯麦错误估计形势,挑起德法危机,引来了英俄的强烈不满,弄得他狼狈不堪,躲到瓦尔青闭门思过;此时国内经济衰退的迹象又使他忧虑不安;东方危机的爆发还使俾斯麦急切希望腾出手来利用这有利的国际纠纷为德谋求中欧的权益;而且使用警察手段压制天主教,反使中央党获得更多的同情,1874年的帝国议会选举,中央党从(1871年的)63席增至91席;加上国内日益强大的社会主义运动迫使俾斯麦联合一切敌视工人阶级的力量——民族自由党人、保守的容克和罗马天主教徒等,维持国内政治派别的平衡,以稳固地主资产阶级的联盟统治。为此,俾斯麦认识到,他“必须至少走一段去卡诺莎的路。”中央党也深感工人运动的威胁,愿意妥协。 他们警告说:“如果你们剥夺工人在彼世的天堂,他们就想要地上的天堂了。因此,耶稣会士永远会成为‘国际’的最积极的反对者。”从1876年起,俾斯麦便改调门了。1月,他提出一项立法议案,规定法院可将一切号召阶级斗争和违反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的人逮捕入狱。这意味着天主教和新教在反社会主义的共同要求下开始和解了。从这时起,俾斯麦政府就停止制定反天主教的法律了,在“文化斗争”时期颁布的反教会的法令也大都随之废弃了。俾斯麦因此而获一枚教皇勋章。

  在进行“文化斗争”的同时,普鲁士各省又进行了行政改革。根据1872年12月13日普鲁士政府通过的“普鲁士、勃兰登堡、波美拉尼亚、波兹南、西里西亚和萨克森诸省专区法”规定:取消地主在村社和乡区中的世袭的警察权和司法权;村长由选举产生;乡和县的首领由普王从地方选举会议提出的候选人中委任。这一改革,把容克依靠世袭的政治特权改为受政府委任,把普鲁士农村中的容克政权置于中央政府的统制之下。这也是巩固统一的一项重要措施。当然,这仅是部分地剥夺了少数容克的特权。从整体上看,容克的政治统治大大加强了,正如恩格斯所指出的:“单个人的封建政权被废除了,但是与这种特权相联系的无限权力却转到了整个阶级手里。”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