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竞争.是人类社会发展与进步的唯一动力!

{想是银.行是金}商人的内涵:思想者.冒险家的复合体!

 
 
 

日志

 
 
关于我

商人,专业做库存积压物资.包括:服装.文具.五金工具.香皂.洗衣皂,牙膏........供应东北三省市场{MBA智库百科http://wiki.mbalib.com/}《哈佛商业评论》 {利基利润的秘密}{中国快速消费品网}{ 犹太网}{犹太人赚钱网}{犹太论坛 }{世界犹太网}{走 进 以 色 列}《犹太商人发迹史》 《数字商业时代》 《世界博览》《现代营销·经营版》《金融时报》{国际先驱论坛报}{经济学家}《创造学》学习训练提高网络版

网易考拉推荐

出云号准航母与一颗螺丝钉  

2015-01-21 19:55:59|  分类: 日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出云号准航母与一颗螺丝钉

2013年8月6日,日本海军出云号直升机驱逐舰(准航母)在横浜下水。一时间,这一消息成为了坊间热议的话题。首先因为它下水日期太敏感,8月6日,那是“二战”时美国向广岛扔下第一颗原子弹的日子。其次是它的命名太敏感,日军出云号巡洋舰,“二战”期间曾停泊在上海黄浦江吴淞口,是对中国人民犯下累累罪行的一艘日军旗舰。日本人到底一石“几”鸟,那是政治家学者们关心讨论的话题,而让我们注目的却是,无论前些年的日向号还是今天的出云号,感觉日本人造如此重型舰船却有如烹小鲜一般,说造就造了,要知道我们改造一艘前苏联的二手航母可还是弄了好些年的,这就不仅仅是一个钱字的问题了。

提起日本人的近代造船史,就不得不提被司马辽太郎誉为“明治时代之父”的小栗忠顺。1860年,小栗忠顺以批准日美修好通商条约代表团的目付(监察)身份赴美,在访问美国华盛顿海军造船厂时,一位美方陪同官员在挪揄过日本只知花钱买军舰却根本不懂制铁、造船技术后,感觉小栗忠顺态度诚恳,觉得孺子可教,于是这位官员捡起地上的一枚螺丝钉意味深长地对其说:连一枚螺丝钉都造不出的国家,却妄想拥有强大的海军,无疑痴人说梦,不会制造修理,就算买再多的军舰,也只是浪费金钱,不会对日本的海军发展有任何益处。正所谓话糙理不糙,觉得受到了侮辱的小栗忠顺深思后,却品出了这苦口的是良药。于是,小栗忠顺双手接过那枚螺丝钉紧紧攥在胸前然后对这位美国官员深深一鞠躬:您的话让我如醍醐灌顶,谢谢您的赐教。

回国后,小栗忠顺几经周折,终于使得横须贺制铁所(横须贺海军工厂)开张。小栗思想前卫,接连引入西方先进的企管制度、理念,如加班、员工培训、外聘技术人员、雇佣制度等等。可以说,小栗忠顺从攥住那一颗螺丝钉起,直到让日本海军事业腾飞起来,其顽强的学习、努力精神,影响了日本一代又一代人,这些宝贵经验也一直影响到今天的日企运作。日本名作家司马辽太郎尊其为“明治之父”,确是名副其实。

小栗忠顺最终被倒幕派以“德川藏金”等莫须有的罪名处死,尔后他们在小栗家挖地三尺,终于找出了一个精致的木匣子,打开层层丝绸包装后,结果看到的却是一枚螺丝钉静静地躺在匣子正中,可见那颗螺丝钉在小栗忠顺心中的位置了。正是这颗螺丝钉,让小栗忠顺开始奋发,也最终才有了横须贺海军造船厂一艘艘战舰的昂首出航。也因此,当日军在对马海峡力克俄军,杀得俄国舰队几乎全军覆没后,日军指挥官东乡平八郎在被问及“此时此刻,您最想感谢的是谁?”时,东乡沉默片刻,没有说出当时必须说的“感谢大日本帝国天皇陛下”,而是轻轻回答说:“我最感谢的人是小栗忠顺,若不是他当年大力发展海军,建造横须贺造船所,就没有我们今天的胜利。”

今天重温此言我们尚觉振聋发聩,时过境迁,我们无意责骂慈禧调海军经费造颐和园的昏庸,也无意替李鸿章、曾国潘的江南造船局扼腕惋惜,只是觉得我们如果能够学来日本人的这种虚心、踏实、顽强的敬业精神,不急功近利,甘从一颗螺丝钉默默做起,中国海军强大起来并非是指日“无”期的。

 

黄金在亚洲:不同的选择,不同的命运

电视纪录片《黄金时代》近日热播。该片以黄金为载体,以黄金和人类的关系为线索,探讨制度与规则的重要性、国家信用的建立和对物欲的约束中所发挥的根本性影响,强调了它们在国家发展和社会变迁中所起的作用。本文节选自第六集《亚洲的黄金》的解说词,着重展现印度、中国和日本在历史上对黄金用途的不同态度,以及由此形成的命运差异和对后世的启示。

印度:供奉神明的荣耀

1600年12月31日,身负着英国皇家授予的贸易专利特许权,东印度公司的武装商船从伦敦扬帆出海,前往印度。在此后一百多年的时间里,他们的足迹遍布印度各地,这家公司也成为了印度这个大英帝国在亚洲最大殖民地的实际控制者与管理者。

在东印度公司驶向东方的远洋船队中,超过九成的空间都装载着金银。有数据表明,从1600年到1730年的130年间,从欧洲流向东方的黄金和白银的数量,远远超过了欧洲从整个美洲获取金银数量的总和。

对于黄金的使用,东方与西方的态度完全不同。当西方把黄金当作货币,用于商业贸易的时候,印度和它所在的整个亚洲,就像一块巨大的海绵,不停地吸纳着西方在与亚洲贸易中源源不断输入的黄金。

被欧洲人千里迢迢运来的黄金,到达印度之后去向哪里了呢?

当然,仅仅依靠家庭的留存,并不足以涵盖印度大陆上流转的大量黄金。它们必然还有一个更为庞大的归属。

2011年6月,印度考古学家在印度南部一座具有500多年历史的神庙中,发现了6间地下密室。当尘封已久的密室大门被打开之后,人们惊呆了。仅仅在其中的一间密室里,堆积的黄金就足以按吨来计算,经过初步统计,这里的黄金总价值超过100亿美元。密室中的黄金种类不仅有200年前英国东印度公司时期流通的金币,甚至还发现了具有上千年历史的古罗马时代的金币。

当时,在印度流行的印度教和佛教,尽管各自学说有很大的不同,但它们都接受业报轮回的说法。这让印度人获得了心灵的慰藉。印度教传说中象征富饶和繁荣的拉萨米神,被描绘成一个戴满黄金装饰的美丽女子,她穿着黄金镶边的红色衣服,手中不断流出黄金。而佛教教义中的黄金,代表了真常不变、纯净无染的品行。信徒们为此愿意将自己的财富捐给神庙,求得心灵的安宁和对后世轮回的期待。

金碧辉煌的寺庙,通体金色的神像、黄金打造的宗教法器,无以计数的信众为寺庙捐输黄金,形成了黄金在印度最重要的流向。

中国:粉饰太平的工具

如同黄金在印度的命运一样,随着佛教在中国的兴盛,黄金的用途似乎也具有了一种确定的方向。根据《魏书》记载:公元467年,仅就一座天宫寺的释迦牟尼像,就用去了黄金300公斤。从这一点就不难看出,佛教寺庙已经成为黄金的重要流向。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通过唐代诗人杜牧的诗句,可以想见如此数量众多的佛像与寺院,又该需要多少黄金来装点呢?

当用于维护统治的精神力量大量占用黄金的时候,那么黄金最终成为货币流通的可能性,自然就变得微乎其微。因为在统治者的心中,与其让黄金变为不安分的商人手中的金币,还不如用他们去塑造神像,供民众顶礼膜拜,享受虚幻的万世太平,更让统治者感觉稳妥和适用。

就这样,中国和印度这两个崇尚传统农业社会的文明古国,几乎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对货币流通的拒绝与傲慢。

伴随着越来越多的黄金藏进宗教场所,伴随着越来越多的黄金被打造成代表皇族至尊地位的专属用品,英国东印度公司却在这场贸易交换中逐渐地发展壮大,运来的是黄金白银,带走的是粮食和棉花,这些工业发展的必需品,为英国的工业革命做了最为充分的物质准备。输赢早在此刻就已经清晰。

1840年,大清国的国门在英国的炮口下轰然坍塌,中国被迫割让香港岛,并且赔偿白银2100万两,从此中国陷入了用大量的白银换取短暂和平的屈辱时代;而印度则在1857年沦为了英国的殖民地,就此成为了西方人口中的“落后国家”。

日本:用于学习的代价

但是同样地处亚洲,也同样被佛教思想所浸润的国家:日本,对于黄金的理解与态度却是与中国和印度截然不同。

1300多年前的唐朝,是中国封建时代的巅峰。偏居海角一隅的日本也被唐王朝的盛世魅力所吸引。

为了更大规模向中国派遣遣唐使团,自公元630年开始,日本政府每一次都必须大量动用国内数量不多的黄金,而当时的日本并不生产黄金,这样的支出学习费用使日本备感艰难。即便如此,日本人学习先进的决心并未动摇,派遣学习使团的情况一直持续了120年之久。直到公元749年,日本第一次在自己的国土上发现了金砂。自此之后,日本每年可以自产金砂22公斤。

从公元630年开始,在接下来的两个半世纪中,日本举全国之力一共派出了12批遣唐使,共计上千人来到中国,他们无比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在他们眼中,唐代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艺术的高度发达,使一批又一批的遣唐使者心悦诚服,大开眼界。

通过学习,中国唐朝的律法成为日本法律的模本;唐代大诗人王维、白居易的诗歌在日本广泛流传;宗教、书法、绘画、建筑也在这一时期传入了日本。后人评论说:正是这些遣唐使所携带行囊里为数不多的金砂,换回了日本文明的进步与提升。

一千多年后的19世纪,人们又一次深刻地感受到了日本人这种令人难以置信的学习精神。

在日本的群马县,立着一块石碑,这块碑是为了纪念一个叫做小栗忠顺的日本人。140年前,这位一生致力于推动国家改革和工业化发展的时代先行者,因为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在这里被处决,留下一段令人感叹的往事。

1860年,日本为了发展海军,派出访问团到美国考察,小栗忠顺作为访问团成员来到美国。

到达美国以后,一次在华盛顿参观海军军工厂的时候,一个接待他们的美方人员拿起一个螺丝钉,对小栗忠顺说,你们日本现在连这样的螺丝钉都生产不出来,即便购买再多的军舰,那也只是一次性的商品。你们要建设发展海军还必须要从掌握技术入手,这番话那个小栗忠顺很刺激,他感到几乎是一种羞辱。

根据记载,小栗忠顺满面通红地看着这颗螺丝钉,沉默了一段时间后,伸出双手,恭恭敬敬地接了过去,并且说道:“您说得很有道理,我都已经记在心里了,实在非常感谢您的赐教。 ”

就在结束了这次耻辱的考察的5年之后,1865年,日本开始建造横须贺造船厂。小栗忠顺担任了这项浩大工程的负责人。6年后,横须贺造船厂建成投入使用,在小栗忠顺的坚持下,为了达到最高要求的建设标准,整个工程花费了超过40万两黄金。

40万两黄金对当时的日本政府来讲,是一笔令人难以接受的庞大开销。巨额的建造花费,把小栗忠顺推入了政治斗争的漩涡之中,政治对手认定他从中牟利,私藏黄金,最终小栗忠顺被斩首处决。

在小栗忠顺的家中,疯狂的人们翻箱倒柜寻找黄金,但是结果令他们失望。这时一个小木匣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小木匣里面用层层丝绸包裹着什么。当人们揭开丝绸,打开最后一层的时候,一颗小小的螺丝钉赫然出现。这枚螺丝钉正是小栗忠顺在美国造船厂被羞辱后,收下的那一颗。

从1300年前的遣唐使,到140年前的小栗忠顺,我们能够深刻地感受到,在跨越千年的民族前行历程中,某些一脉相承、渗透民族血液的可贵精神。

当印度与中国把黄金藏在寺庙的地宫、把黄金当做粉饰太平的工具时,日本却将黄金变成了用于学习的代价与付出。不同的文化基因决定了不同的选择;而不同的选择,让这几个国家终于在100多年前的19世纪,迎来了各自不同的命运。当日本在经历了国门被打开的短暂恐慌与迷茫之后,他们用知耻者后勇的精神,在最短的时间迅速崛起,成为世界强者;而背负着沉重思想包袱的印度和中国,在前行的路上步履蹒跚,终于在外族的刺刀与炮口下,被迫开启沉重而腐朽的大门,陷入了长达百年的痛苦转型。 (文字来源:八集大型电视纪录片《黄金时代》解说词)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