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竞争.是人类社会发展与进步的唯一动力!

{想是银.行是金}商人的内涵:思想者.冒险家的复合体!

 
 
 

日志

 
 
关于我

商人,专业做库存积压物资.包括:服装.文具.五金工具.香皂.洗衣皂,牙膏........供应东北三省市场{MBA智库百科http://wiki.mbalib.com/}《哈佛商业评论》 {利基利润的秘密}{中国快速消费品网}{ 犹太网}{犹太人赚钱网}{犹太论坛 }{世界犹太网}{走 进 以 色 列}《犹太商人发迹史》 《数字商业时代》 《世界博览》《现代营销·经营版》《金融时报》{国际先驱论坛报}{经济学家}《创造学》学习训练提高网络版

网易考拉推荐

列夫.列维夫:世界“钻石新贵”  

2015-01-24 19:27:49|  分类: 犹太豪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列夫?列维夫:世界“钻石新贵”

列夫?列维夫:世界“钻石新贵” - 金钱是太阳 - 竞争.是人类社会发展与进步的唯一动力!
钻研如何来到我们手中,背后的故事就如同它所象征的爱情一样复杂

  编译◎许韶明

  经过3小时的旅程,当列夫·列维夫的私人座机从特拉维夫降落到基辅时,警察正严阵以待。当然,这可不是引渡什么罪犯,而是欢迎某位重要人士的到来;一旁还停放着一车队的豪华小轿车,每辆车都配有两名全副武装的保镖。车队随后浩浩荡荡地在乌克兰坑坑洼洼的公路上行驶,穿过交通灯,越过冷冷清清的农场,驶过尘土飞扬的道路,最后来到了日托米尔村。

  对戴比尔斯的仇恨驱使他不断前进

  列维夫是当地的一名英雄。他重建了这里的犹太人教堂,以前纳粹曾把它改建成了军火库。为了欢迎列维夫的到来,人们在此欢聚一堂,一群男孩欢歌载舞地表演犹太人的民族舞蹈,摄影记者在一旁不停地拍摄。对此列维夫早习以为常了,因为在俄罗斯和原苏联,同样的情景已经无数次地上演。列维夫今年48岁,是出生在乌兹别克的犹太人,同时也是一名虔诚的教徒,每年都捐赠3000万美元支持犹太人教会事业的发展。

  作为一名鲜为人知的亿万富翁,列维夫同时还是戴比尔斯(De Beers)——世界上开采、切磨和销售钻石的大财团——的眼中钉。曾几何时,列维夫还是戴比尔斯的一名“指定看货商”——为数不多的能够从戴比尔斯手中直接购买到钻石原石的代理商和切磨商;列维夫是全球最大的钻石切磨商,同时也是出售钻石原石的主要供应商。目睹30年来列维夫逐步走向辉煌的人都认为正是他对戴比尔斯的仇恨驱使他不断前进。对于戴比尔斯在出售未加工钻石的价格上对买家采取的“要么接受,要么走人”的铁腕政策,而且买家总是战战兢兢地与戴比尔斯做生意的这种局面,列维夫感到愤愤不平。

  诚然,列维夫从戴比尔斯的“虎口”抢下了在俄罗斯和安哥拉——世界上两个产量最大的、价值含量最高的钻石出产地中的不少地盘。但并非列维夫个人赤手空拳就可以击败戴比尔斯这个强大的钻石帝国;但他的强硬对抗姿态感染了诸如里约·廷托等人。里约·廷托矿业公司是澳大利亚旺角亚矿山的拥有者,曾于1996年出售4200万克拉的钻石给安特卫普的钻石加工商,首次在销量上超越了戴比尔斯。在20世纪90年代早期,俄罗斯政府开始出售自己库存的未加工钻石给他人,尽管过去它与戴比尔斯长期保持合作伙伴关系。当采矿商发现加拿大的西北部蕴藏着丰富矿产的时候,戴比尔斯不得不在价格上做出巨大让步,其出售未加工钻石的市场份额也从5年前的80%下降到目前的60%。

  列维夫之所以成为戴比尔斯的心头大恨,原因在于他从根本上动摇了后者进行垄断统治的传统根基。换言之,通过与钻石出产国的当地政府建立直接联系和全面瓦解戴比尔斯与其“合伙人”的重要伙伴关系,列维夫让戴比尔斯的帝国统治分崩离析。与此同时,列维夫摇身成为染指钻石产业所有工序第一人,涉及到钻石的开采、切割以及加工和销售等领域,在每个领域攫取丰硕的利润。

  把戴比尔斯踩在脚下,列维夫的财富开始与日俱增,全权拥有个人名为“Lev 列维夫集团公司”的钻石产业,并且控股“非洲-以色列投资公司”;后者是总部位于以色列的大财团,旗下产业包括:在布拉格和伦敦的商业地产投资;一家名为“Gottex”泳衣公司;美国西南部多达1700家Fina加油站;在新墨西哥和得克萨斯拥有173家7-11便利店;占有以色列高速公路33%的股份,以及一家在以色列播放俄罗斯语言的电台,占85%的股份。此外,列维夫个人还在卡萨克斯坦拥有一个金矿,安哥拉两个钻石矿山的一部分,并且在乌拉尔地区和纳米比亚享用采矿许可权。据猜测,他的个人资产达到20亿美元。

  但是,一些在俄罗斯拥有产业的犹太人,对列维夫在推销烙下他个人痕记的犹太教义的做法颇有微言。他先是鼓动普京赋予一名出生在意大利而又在美国接受教育的拉比(犹太人大学者的尊称)以俄罗斯公民身份,然后又扶持他担任该国首席拉比,此举让他备受非议。

  无可否认,目前列维夫的地位十分牢靠。他与普京的关系可追溯到1992年,当时普京还担任着圣彼得堡的执行副市长。当时普京颇为踌躇一番以后,还是批准了在长达半个世纪以后在该城建立第一所犹太人学校。同时,列维夫还在以色列和中亚国家充当中间人的角色,雇请这些信奉伊斯兰教的国家的世俗力量与原教恐怖主义者作战。此外,列维夫与目前以色列总理阿里埃勒·沙龙,以及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总统的关系都非同寻常;在非洲,他与安哥拉和纳米比亚的总统也情同手足。

  打开克里姆林宫大门,举起反戴比尔斯大旗

  列维夫在乌兹别克的首都塔什干长大。他的父亲是一名在生意场上颇为成功的纺织商,专门收集稀少的波斯地毯。1971年,他全家移民以色列,先把全部家产兑换成价值100万美元的钻石原石,然后偷运到以色列。然而当他们来到以色列的时候,却发现这些钻石属于劣等货,充其量只有20万美元。这件事对列维夫触动很大,那时他才15岁,就已经下定决心以后要“拨乱反正”。于是他不顾父亲的反对,开始从事钻石的切割工作。

  1977年,也就是以色列钻石市场方兴未艾、投机行为四处横行的时候,列维夫成立了一家钻石切割工厂。指望着价格会不断上涨,许多钻石切割商都不惜借钱储存了大量积货。3年以后,随着市场的崩溃,银行停止了信贷,于是许多切割商宣告破产了。而列维夫因为没有向银行借钱,其发展势头良好,5年后扩展到12家小型的钻石切割工厂。为了寻找未加工钻石的货源,列维夫频繁穿梭于伦敦、安特卫普和西伯利亚等地。他还采用激光科技和获取切割方面的软件用于生产,这在当时还属于一项技术创新,用来提高生产量和生产质量,由此获得更多的利润。以后,他的切割机就可以综合考虑原有钻石大小、尺寸、重量、形状以及自身不足等因素,根据钻石的不同而生产出不同的3D数字切割模型。有专家指出,“把切割技术与市场结合起来,他的这种做法只有天才才想得出来。”

  1987年,戴比尔斯邀请列维夫成为它的一名“指定看货商”,享受这种待遇的人在全球还不超过125人;那时候列维夫已经是以色列加工钻石的最大制造商了。两年后,俄罗斯国有的最大钻石开采和销售集团,目前名为“阿罗莎”,请求列维夫帮助他们建立自己的切割工厂。于是一家名为“瑞斯”的合资公司成立了,俄罗斯也成为了惟一在自己矿山拥有切割技术的钻石出产国。目前,列维夫拥有“瑞斯”100%的股份,年切割量价值1.4亿美元。

  正是这笔交易让列维夫打开了进入克里姆林宫的大门。利用与俄罗斯领导人交好的机会,列维夫开始游说俄罗斯疏远与戴比尔斯的关系。

  当时俄罗斯面临经济危机之际,决定将半个世纪以来积压的钻石成品和未成品全面出售,其价值在20世纪90年代高达120亿美元。列维夫顺理成章成为这项交易的直接受益人。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些库存中,有一些价值连城的宝石,重达100克拉甚至更高。到1997年,这些库存的钻石很大部分已经告罄。

  当然,在这笔交易中,并非所有的资金都合法化使用。“正如俄罗斯其他的许多烂账坏账一样,许多利润都被分配掉了,”一位长驻俄罗斯的美国资深商业记者这样评论,“部分利润用于电子工业,部分抵消资金缺口,还有就是中饱某些人的私囊。”

  对于以上的指控,列维夫极力否认自己在其中扮演过任何角色,“这些都不过是一些茶余饭后的流言罢了。”他轻描淡写地说。

  列维夫究竟意图何为?他在叶利钦掌权期间时刻保持低调。列维夫极力避免有涉嫌进军政界的嫌疑,这与当时许多一夜暴富的大亨,在获得经济地位的同时试图将其转化成为政治保障的做法明显不同。应该说他的这种做法十分理智,因为当普京掌权以后,许多大亨都由此受到牵连。列维夫与普京保持密切联系,甚至还亲自出面安排普京与以色列政要的初次会晤。

  正面迎战戴比尔斯,连克安哥拉和纳米比亚

  20世纪90年代,当戴比尔斯在俄罗斯与列维夫疲于应战之际,他自家的后院又起大火。这回是安哥拉——这个世界上第三产钻大国爆发反对该国总统统治的叛乱,叛军占领并控制了矿山,由此大量的矿石涌向市场。在毫无选择的情况下,戴比尔斯不得不耗巨资购买这些矿石,否则就将面临钻石价格暴跌的危险。

  然而这种交易却使得戴比尔斯的公众形象大损。1998年,联合国通过决议,禁止从叛军那里购买钻石;又有消息指出,“戴比尔斯与叛军的交易在账目上有很多地方说不清楚。”迫于压力,戴比尔斯关闭了设在安哥拉以及备受战火纷扰的刚果民主共和国的钻石购买办事处。当然,戴比尔斯并完全没有放弃与安哥拉的钻石交易工作。

  1996年,当政府军从叛军手中夺回矿山的时候,列维夫就做出惊人举动:用 6000万美元的投资换取安哥拉最大矿石产地16%的股份。然而他的合伙人——“阿罗莎”并不同意拿出现金。“桑托斯说我是惟一愿意帮助这个国家的人,”列维夫说,目前他雇请以色列的前情报人员守卫这座矿山。此时列维夫与安哥拉的总统桑托斯练就了战火般的友谊。列维夫帮助该国提高财政收入,并且许诺减少非法出口交易。为了使得交易顺利进行,安哥拉政府将会获得安哥拉销售集团公司(Ascorp)51%的控股的甜头;该公司将独家经营该国未加工钻石的购买工作。然而有人指出这里存在着幕后交易,据说桑托斯的女儿也在该公司享有股份;对此列维夫表示自己并不知情。

  在安哥拉,列维夫留给戴比尔斯新仇旧恨让戴比尔斯咬牙切齿。2000年3月,戴比尔斯劝说比利时法官没收了一船货运的钻石,结果发现钻石的主人正是列维夫。几个月以后,列维夫成功索回这船货物。目前,戴比尔斯依然在控诉列维夫与安哥拉的合作协议并不合法,极力试图恢复它以前在安哥拉所享有的特权,并且尝试收回目前被安哥拉政府占据的920万美元的资产。

  戴比尔斯有理由为自己而战。列维夫与安哥拉签订的协议意味着,多年来,戴比尔斯不得不首次把自己矿山的产量出售给他人——这回是给自己的首要竞争对手。

  纳米比亚是列维夫与戴比尔斯直接交火的另外一个战场。纳米比亚的钻石矿产丰富,一战以来戴比尔斯一直都在这里开采矿石。正如俄罗斯的想法一样,独立后的纳米比亚也想拥有自己加工钻石的能力。于是从2000年开始,它强迫生产商要把一定份额的钻石原石出售给本国的钻石切割商。戴比尔斯后来作出让步,帮助该国建立自己的切割工厂,然而却把伦敦办事处未加工的钻石货存提供给对方。

  于是列维夫再度利用有利局势,故技重演。在2000年,他花费3000万美元购买“纳米比亚矿产公司”37%的股份。作为交易的一部分,他同意在纳米比亚海岸修建一家钻石加工厂。随后,当纳米比亚矿产公司的机器设备抛锚的时候,他又出资维修。当公司面临破产的时候,他又乘机以300万美元的低价买下整个公司的全部股份。

  一边忙生意,一边玩政治

  

  ……

  (欲知详情,请留意2004年第1期《看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