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竞争.是人类社会发展与进步的唯一动力!

{想是银.行是金}商人的内涵:思想者.冒险家的复合体!

 
 
 

日志

 
 
关于我

商人,专业做库存积压物资.包括:服装.文具.五金工具.香皂.洗衣皂,牙膏........供应东北三省市场{MBA智库百科http://wiki.mbalib.com/}《哈佛商业评论》 {利基利润的秘密}{中国快速消费品网}{ 犹太网}{犹太人赚钱网}{犹太论坛 }{世界犹太网}{走 进 以 色 列}《犹太商人发迹史》 《数字商业时代》 《世界博览》《现代营销·经营版》《金融时报》{国际先驱论坛报}{经济学家}《创造学》学习训练提高网络版

网易考拉推荐

义和团运动时德皇称:把中国人杀的再不敢小觑德国人  

2015-04-16 09:36:00|  分类: 德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使克林德被杀后,德皇怒不可遏,立刻派瓦德西点兵七千,杀气腾腾赶往中国。为首批德军送行时,威廉二世咆哮道:“你们应对不公正进行报复……你们如遇到敌人,就把他杀死,不要留情,不要留活口。谁落到了你们手里,就由你们处置。就像数千年前埃策尔国王麾下的匈奴人在流传迄今的传说中依然声威赫赫一样,德国的声威也应当广布中国,直至中国人再也不敢对德国人侧目而视。”


核心提示:公使克林德被杀后,德皇怒不可遏,立刻派瓦德西点兵七千,杀气腾腾赶往中国。为首批德军送行时,威廉二世咆哮道:“你们应对不公正进行报复……你们如遇到敌人,就把他杀死,不要留情,不要留活口。谁落到了你们手里,就由你们处置。就像数千年前埃策尔国王麾下的匈奴人在流传迄今的传说中依然声威赫赫一样,德国的声威也应当广布中国,直至中国人再也不敢对德国人侧目而视。”

本文摘自:《上海法治报》2014年7月4日第B05版,作者:金满楼,原题为:《1900:八国联军在北京》

1900年8月12日,八国联军攻下天津后进抵通州,清军宋庆等部再次战败溃散。此时,北京已是门户洞开,城中隐隐听到炮声。次日,董福祥率甘军迎战联军于广渠门,大败后军纪失控,竟至纵兵大掠,城内未战先乱。当晚,北京上空电闪雷鸣,风雨骤至,各国军队到达京城外围时,整个城里狂风大作,暴雨如注。由于天气缘故,联军暂时停止了进攻。短暂休战的北京城,安静得让人害怕。

报复性杀戮

8月16日,联军攻入北京的第三天,一位名叫麦美德的美国人登上前门城楼,他看到了如下凄惨的场景:“这是一个令人悲哀的下午,我现在明白战争会使人间变成地狱……城墙下横七竖八地躺着清兵和义和拳民的尸体,使馆区附近的建筑物都成了一片废墟。我们看到一群一群的难民,男女老少都有,正在逃离这个死寂的城市。我们看到几个城门的门楼在燃烧,还看到城中很多地方有大火。”

两个月前(6月16日),义和拳在焚烧“老德记”西药房等洋货铺时,连带北京南城最繁华的大栅栏商业地区被焚,火势之凶猛,连巍峨的正阳门城楼都被烧毁坍塌。李希圣在《庚子国变记》 中说,这次大火“焚正阳门外四千馀家,京师富商所集也,数百年精华尽矣。延及城阙,火光烛天,三日不灭。”在义和拳最盛时,除了焚教堂、杀教民之外,对一切与“洋”有关的东西均深恶痛绝。

义和拳“反洋”往往不分青红皂白,在他们眼里,洋人是大毛子,教民是二毛子,其他和洋人有关系者均冠之以三毛子、四毛子,依此类推,凡属毛子者,杀无赦。据马士在《中华帝国对外关系史》中的统计,在这场浩劫中的外国遇难者为231人,而被杀的中国教民和无辜百姓则是洋人的百倍甚至千倍不止。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而残酷。入城后,八国联军到处搜寻射杀拳民,北京城顿时陷入一片血雨腥风。与义和拳任意指认他人为教民一样,联军也任意指认无辜者为拳民,手段方法几乎如出一辙——同样野蛮。用一位美国指挥官的话来说就是,“我敢说,从占领北京以来,每杀死一个义和拳,就有50个无辜的苦力或农民包括妇女和儿童被杀”。传教士明恩溥也记述说,“许多士兵以射杀外表看上去像一名‘异教中国人’ 的路人为乐,结果闹得通州附近的广大地区几乎不见人影!”

罗惇曧在《拳变余闻》 中记载,城内外被焚者十之三四,联军大掠,鲜有免者。珍玩器物皆掠尽,不便匣藏者皆贱值出售。一些官吏和家属身穿朝衣凤冠自杀,尸体无人看管,竟至首颈断裂,惨状可知。至于洋兵闯入民居抢劫时,遇到井里填满死人乃常有之事。


疯狂的抢掠

八国联军入城后曾公开准许士兵抢劫三天,但直到侵略军撤离之日,抢劫也不曾停止。洋兵通常以捕拿拳民、搜查军械为名,“如果士兵需要一些东西,而中国人稍一迟疑的话,就免不了送命”。

英国记者辛普森对这些抢掠行为做了绘声绘色的介绍。在他的笔下,野蛮的印度兵“于昏夜中走入教民妇女所居之屋,各抢女人头上所戴之首饰,即一小银簪亦抢之”;矜持的德国人从乡村“骑马而行,鞍上满系巨包,前面驱有牛、马等兽,皆于路上掠得”; 凶猛的俄国人在满载颐和园中掳掠来的珍宝后,还将那些不便带走的珍贵物品施以破坏,“于是有三个美丽无价之大花瓶遂受此劫,尚有玉器数件,雕刻奇巧,亦同时粉碎”。诸如此类,不胜枚举。对此,就连同样参与劫掠活动的辛普森也有些看不下去,称各国军队虽服装面貌各异,其实都是“盛装骑马之盗贼”,“其所为之事无异,皆杀人耳,抢劫耳”。

康格夫人在《美国信札》 中记载了这样一个令人心酸的故事:有一天,两个俄国士兵闯入一个中国人家中抢劫,还要侮辱那家的女人和孩子。作为丈夫和父亲,那人反抗了,但没有用。最后他拿出短笛,开始吹奏俄国国歌。俄兵放下抢来的东西,站得笔直,安静地听着乐曲,最后一个乐符结束时,他们向乐手致敬,然后空手走到了街上。故事很有些《读者》 的风格,但真实的历史往往很残酷,即使真有其事,恐怕也是偶然(也许仅仅是个故事)——据说这位乐手是赫德乐队的成员之一。

德军统帅瓦德西向德皇报告说,“此次中国所受毁损及抢劫的损失,其详数将永远不能查出,但为数必极重大无疑”。瓦德西只说对了一半,民间抢掠固然无法算清,但以下数据已足够惊人:据内务府报告,皇宫失去宝物2000余件,内有碧玉弹24颗、四库藏书47506本; 日军从户部银库抢走300万两银子和无数绫罗锦缎,还从内务府抢走32万石仓米和全部银两; 联军洗劫了三海、颐和园等地,天坛损失祭器1148件,社稷坛损失祭器168件,嵩祝寺丢失镀金佛3000余尊、铜器4300余件等; 法军从礼王府抢走银子200余万两和大量古玩珍宝,又从立山家里抢走365串朝珠和约值300万两白银的古玩。事实上,在如今欧美各国博物馆中看到任何一件中华国宝奇珍时,人们都有理由联想到1900年的北京劫掠,正如时人记载,洋兵们撤退时,“每人皆数大袋,大抵皆珍异之物……捆载而往。”

皇宫被偷窃

8月15日清晨,慈禧太后带着光绪及皇后等从西华门逃出,此时联军仍在继续进攻紫禁城,并遭到残余清军的顽强抵抗。由于屡攻不下,美军试图用大炮轰击,但遭到其他联军指挥官的反对——他们可能意识到,这样野蛮进攻的结果将在中国人心中造成无可愈合的伤口。

之后,联军占领紫禁城四门,其中三门由日本占据,一门由美国占据,另有俄军两中队驻扎保护。法国朱利安·韦奥上校(即后来的作家绿蒂)在其著作《在北京最后的日子》 里说,紫禁城两道门都严格地禁止出入,北门由日本兵把守,南门则由美国兵把守。但话虽如此,韦奥上校本人还是在日本兵的通融下进入了紫禁城,并命令太监带路参观了这个皇帝的禁地。在离开皇帝卧室时,上校的勤务兵故意迟迟落在后面,并趁机扑倒在那张挂着宝蓝色床帷的床上嬉闹了一番,其中一个人操着加斯科尼口音不无兴奋地对同伴说,“老兄,这样至少我们能说睡过中国皇帝的龙床了!”


因为是皇宫,各国碍于情面不便公开抢劫,但暗中偷窃则时时有之。在“入宫参观”的借口下,各国高级军官和公使包括其夫人们、随从们难免瓜田李下,顺手牵羊。意大利公使萨瓦戈就说,即使在紫禁城阅兵时,“皇宫里一些小的珍品无疑是丢失了”,因为一些外交官夫人也都进来了,而她们并不仅仅是来看阅兵的;“在北京一个美国女士家的客厅里,我看到一些雕刻得十分精致的玉器……那是在皇帝的客厅里陈设了几个世纪的历史文物”。

至于那些无资格入内参观的下级官兵,其中的胆大者也有趁黑夜入内盗窃之事。英国陆军中尉勃纳德私下里承认:“我们自己也抢了一点儿,我得到了一些最珍贵的鞑靼丝绸衣服,如有可能我会把它们寄回家。还得到了一些古玩,但是最大的困难是运输问题。我们来这里时总共只能带四十磅的个人装具,不能带帐篷。”

“入宫参观”和“入宫窃取”,名称不同,实质无异。德军统帅瓦德西抵达北京后,他看到的皇宫情形是,宫中可移动的贵重物件多被窃去,只有难以运输之物,始获留存宫中。故宫三殿前所陈设的八大金缸,因为形巨体重,联军无法窃走,竟将外部之金刮去,刮痕宛然,今犹可见。


德军的报复

北京被占领期间,德国人显然是最引人注目的。

公使克林德被杀后,德皇怒不可遏,立刻派瓦德西点兵七千,杀气腾腾赶往中国。为首批德军送行时,威廉二世咆哮道:“你们应对不公正进行报复……你们如遇到敌人,就把他杀死,不要留情,不要留活口。谁落到了你们手里,就由你们处置。就像数千年前埃策尔国王麾下的匈奴人在流传迄今的传说中依然声威赫赫一样,德国的声威也应当广布中国,直至中国人再也不敢对德国人侧目而视。”

德军登陆后,瓦德西将之分为三个部分:第一旅队驻北京,第二旅队驻保定,第三旅队驻天津。在其他联军也参与的捣毁“义和团据点”的行动中,德军承揽了最主要也是最血腥的行动,它在北京的劫掠及随后的远征活动中堪称肆无忌惮。意大利公使萨瓦戈就记载说,瓦德西特别醉心于死刑,要尽可能多地抓获拳民,处死他们,并当众砍下他们的头,然后把他们的头颅挂在城墙上——而很多时候城墙都已经被夷为平地了。


据杨柳青某士绅记载,德军每经一地,“如疾风暴雨之骤至”,所到之处,无论官绅百姓,都不乏被抢被杀被伤者。位处京郊的永清县令高绍祥记载了德军的如下暴行:1000多德军来到永清县西门,未加警告便开枪打死清军和百姓200余人。他和某游击出城说理,被德军士兵用枪托打倒在地,并将两人辫子结在一起,长时间逼跪在雪地里。随后,德军又将城内来不及逃走的400多人困在城中,直到勒索了一大笔银子后,德军才打鼓吹号、摇着旗子回去了。文末,高县令不无沉痛地写道:“余回城内,见死尸狼藉,恻裂心肝。”

英国《泰晤士报》 驻华记者莫理循评论说,德军所谓的“讨伐”不过是对北京周围地区的掳掠,“杀了许多他们认为是义和团团民的人”,“而在官方文件中,这些纯粹为了抢劫而进行的搜捕,却被描绘成军事行动。”

德国的“军事行动”一直持续到12月。瓦德西还企图仿造“天津临时政府”(又称都统衙门,联军在天津建立的临时统治机构),策划一个“统一的中央机关”于北京,即所谓“管理北京委员会”。但瓦德西希望由德国人控制这一机构的企图很快被其他列强看穿,提议无疾而终。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