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竞争.是人类社会发展与进步的唯一动力!

{想是银.行是金}商人的内涵:思想者.冒险家的复合体!

 
 
 

日志

 
 
关于我

商人,专业做库存积压物资.包括:服装.文具.五金工具.香皂.洗衣皂,牙膏........供应东北三省市场{MBA智库百科http://wiki.mbalib.com/}《哈佛商业评论》 {利基利润的秘密}{中国快速消费品网}{ 犹太网}{犹太人赚钱网}{犹太论坛 }{世界犹太网}{走 进 以 色 列}《犹太商人发迹史》 《数字商业时代》 《世界博览》《现代营销·经营版》《金融时报》{国际先驱论坛报}{经济学家}《创造学》学习训练提高网络版

网易考拉推荐

美国智库的秘密武器:有法、有钱、有吸引力,容易被利益集团左右  

2015-04-23 09:57:46|  分类: 限制言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智库的秘密武器:有法、有钱、有吸引力,容易被利益集团左右
2015-03-16 14:55:31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作者:刘亚伟 责任编辑:慈羽瑶

核心提示:美国智库的整体发展成熟,智库大多灵活开放,与社会其他体系互动良好。不过,在特殊利益集团的需要下,美国智库也易成为其代言人。



美国智库的秘密武器:有法、有钱、有吸引力,容易被利益集团左右 - 金钱是太阳 - 竞争.是人类社会发展与进步的唯一动力!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国际先驱导报3月16日报道 人们常说,美国是政治和经济的超级大国而且长盛不衰,是因为美国同时还是智库大国。智库在美国的作用显而易见,它们试图通过独立、客观和系统的信息收集和政策研究,影响美国各级政府公共政策的制定或修正。因为智库的观点和建言不仅百花齐放,而且推陈出新,给美国各级政府的决策人提供了大量的政策选项或修改前任政策的根据,从而可以在制定政策时集思广益,也可以避免过去的错误决策贻害太久。


那么,智库为什么能在美国“繁荣昌盛”呢?

首先,美国是一个言论自由受到宪法保护的国家,除非是公开鼓吹颠覆政府和煽动暴乱,任何智库推出的观点和建议不会因为脱离所谓主流意识形态或与政府的观点背道而驰而被禁言或关闭。法律的保护是智库出现和发展的首要保证。

美国还是一个有慈善传统而且利益分化的国家,民间总有大量的资金流向智库,使得形形色色的智库得以生存。美国法律鼓励慈善捐款,并对非营利组织免税,形成了“富人捐大钱、平民捐小钱”的文化,凡是能够明确证明自己是为一定的群体谋利益,或者为大多数人的幸福出点子和想办法的智库或非政府组织,不仅能找到财源,而且能随着影响力的扩大而广开财路。华盛顿两家著名智库布鲁金斯学会和传统基金会的年度预算都在8000万美元以上。

因为美国的智库,特别是那些对联邦政府和国会有影响力的智库,都有丰厚的财源,因此可以吸引大量出类拔萃的研究人员为它们效力。尽管智库没有“铁饭碗”,但丰盛的薪水使得不少在高校供职的人才不断流向智库。一位曾在普林斯顿大学担任教职的朋友到了华盛顿一家智库工作后对笔者说,到了这里才发现在美国常青藤学校挣钱不容易而且“少得可怜”。

知名智库的名声、影响力和丰厚的薪水,除了吸引年轻有为的学者愿意去那里就职,一些已经在行政机构和立法部门供职多年以及另一些正处在过渡时期的政客,也愿意去智库做访问学者或高级研究员。美国很多智库的高管常常都来自政府或国会。比如,传统基金会的总裁吉姆·德敏特曾是南卡罗莱纳州的联邦参议员;国际战略研究中心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约翰·哈姆里以前是国防部副部长;布鲁金斯学会总裁斯特里布·塔尔伯特和美国外交学会的总裁理查德·哈斯之前曾是美国国务院的高官,前者曾任副国务卿,后者曾任国务卿的高级助手和政策研究局主任。布鲁金斯学会中国中心的两位高级研究员李侃如和贝德都曾在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中国事务的工作。2008年奥巴马当选总统后,他身边核心团队的不少人都有在布鲁金斯学会工作的经历。笔者在华盛顿的一个朋友说,如果是希拉里·克林顿当选总统,她的核心团队也将来自布鲁金斯学会。

【小题】重视吸纳亚洲精英

美国智库对行政和立法部门的影响是多层次和多角度的。这些智库对公共政策最大的影响力来自庞大的人际关系网。正所谓“朝里有人好做官”,这话用在美国智库上就是“朝里有人好说事”。除了招聘来自美国政府和国会的高端人才,美国的智库还设立花样繁多的访学计划,吸纳来自海外的精英。这些精英将来或许会成为他们可以利用的人才。

美国著名学者卜睿哲曾在美国国会、情报机构和国务院供职,在出任驻台湾办事处主任之后进入布鲁金斯学会,主管东亚政策研究中心。如果去该中心网页查看就会发现,该中心一直以来积极吸纳来自中国大陆、台湾、香港、日本、韩国和亚洲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官员和学者前来访学。于是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布鲁金斯学会在这些国家中有那么大的影响力。

当然,在试图影响政策时,智库必须在敲开行政与立法部门的大门之后提供充实和系统的研究成果,必须使他们试图说服的人在事实面前心悦诚服。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传统基金会曾经定期向国会和行政部门的官员提供关于台海政策和对华政策的简报,并成为台湾当局当时在美国的主要院外活动集团。

【小题】利用新媒体施展影响力

智库最大的影响力应该通过各种渠道影响舆论,在有影响的报纸、刊物、网站发表文章和观点,在电视台和电台出镜和发声。因此,在大报如《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及公共电视台(PBS)和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向观众和听众解读美国的对外和国内政策的走向,都是这些智库求之不得的机会。

近年来,美国智库纷纷开始利用网络和社交媒体施展自己的影响力,通过新媒体传达信息、影响观点,甚至动员基层民众对立法和执法机构形成舆论压力。美国知名智库目前在社交媒体影响力最大的是传统基金会,根据2012年底的统计,它在推特和脸书上共有71万粉丝,而布鲁金斯学会当年才有不到4万粉丝。如今,传统基金会在推特上的粉丝量大约42万,而布鲁金斯学会也增长到了15万粉丝。

【小题】无法与特殊利益集团割裂

尽管美国智库的发展一直生机勃勃,但这些年来也遇到不少问题,使得越来越多的精英开始怀疑智库的中立性和客观性。智库的生存和发展离不开经费,而经费的来源成了美国大小智库的主要问题。

上世纪末,传统基金会因接受来自香港的一笔捐款而备受苛责。最近,美国一家不大的智库“全球发展中心”则因接受挪威外交部500万美元的项目经费而被《纽约时报》爆料。华盛顿三大最有影响的智库——布鲁金斯学会、国际战略研究中心和大西洋理事会都从国外政府接受捐赠或项目经费,因而也成为这些政府在华府的代言人和公关机构。据《纽约时报》统计,自2011年起,共有64个国家或来自这些国家的机构向美国的28家智库捐款提供花样繁多的项目经费,合计金额估计在9200万美元。美国已经有不少学者提出,国会应该立法,将接受外国政府或企业经费的智库列为外籍游说机构,从而接受政府有关部门的监督。

除了外国势力的“渗入”,另外两个特殊利益集团也开始把智库变成自己的政治武器。一是党派,二是企业。从党派角度来说,比如传统基金会是共和党的理论大本营,草根共和党保守分子的捐款是这家智库经费的主要来源之一。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为了扩大自己的影响,与其支持者筹建了智库“美国进步中心”,在这里工作的人常常摇身一变就去白宫给奥巴马总统当顾问了。

企业对美国智库的影响则一开始就存在,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奥巴马总统的“重返亚洲”政策的始作俑者是华盛顿一个叫“美国新安全中心”的智库,这家2007年成立的智库的创办人之一坎贝尔在奥巴马进入白宫后在国务院主掌中国事务。这家智库的主要赞助均来自美国军工企业。奥巴马总统当年的副国务卿詹姆斯·斯坦伯格曾把美国新安全中心形容为智库中的后起之秀,而《华盛顿邮报》2009年的一篇文章说,这家智库是白宫在军事问题上的主要咨询机构。(作者系美国卡特中心中国项目负责人)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